吾爱诗词网
推荐 诗文 名句 诗人 典籍 成语

郑燮诗词全集(诗集、词集)作品大全

形式:
郑板桥(1693—1765)清代官吏、书画家、文学家。名燮,字克柔,汉族,江苏兴化人。一生主要客居扬州,以卖画为生。“扬州八怪”之一。其诗、书、画均旷世独立,,世称“三绝”,擅画兰、竹、石、松、菊等植物,其中画竹已五十余年,成就最为突出。著有《板桥全集》。康熙秀才、雍正举人、乾隆元年进士。中进士后曾历官河南范县、山东潍县知县,有惠政。以请臻饥民忤大吏,乞疾归。https://m.wenxiannet.com/shiren/9346.html

郑燮

郑板桥(1693—1765)清代官吏、书画家、文学家。名燮,字克柔,汉族,江苏兴化人。一生主要客居扬州,以卖画为生。“扬州八怪”之一。其诗、书、画均旷世独立,,世称“三绝”,擅画兰、竹、石、松、菊等植物,其中画竹已五十余年,成就最为突出。著有《板桥全集》。康熙秀才、雍正举人、乾隆元年进士。中进士后曾历官河南范县、山东潍县知县,有惠政。以请臻饥民忤大吏,乞疾归。

晨星断雁几文人,错落江河湖海滨。
抹去春秋自花实,逼来霜雪更枯筠。
女称绝色邻夸艳,君有奇才我不贫。
不买明珠买明镜,爱他光怪是先秦。——清代:郑燮《赠袁枚原文》https://m.wenxiannet.com/shiwen/133394.html

赠袁枚原文

清代郑燮

晨星断雁几文人,错落江河湖海滨。
抹去春秋自花实,逼来霜雪更枯筠。
女称绝色邻夸艳,君有奇才我不贫。
不买明珠买明镜,爱他光怪是先秦。
暮云明灭,望破楼隐隐,卧钟残院。
院外青山千万叠,阶下流泉清浅。
鸦噪松廊,鼠翻经匣,僧与孤云远。
空梁蛇脱,旧巢无复归燕。

可怜六代兴亡,生公宝志,绝不关恩怨。
手种菩提心剑戟,先堕释迦轮转。
青史讥弹,传灯笑柄,枉作骑墙汉。
恒沙无量,人间劫数自短。——清代:郑燮《念奴娇 高座寺原文》https://m.wenxiannet.com/shiwen/133393.html

念奴娇 高座寺原文

清代郑燮

暮云明灭,望破楼隐隐,卧钟残院。
院外青山千万叠,阶下流泉清浅。
鸦噪松廊,鼠翻经匣,僧与孤云远。
空梁蛇脱,旧巢无复归燕。

可怜六代兴亡,生公宝志,绝不关恩怨。
手种菩提心剑戟,先堕释迦轮转。
青史讥弹,传灯笑柄,枉作骑墙汉。
恒沙无量,人间劫数自短。
盆画半藏,兰画半含。
不求发泄,不畏凋残。——清代:郑燮《题半盆兰蕊图原文》https://m.wenxiannet.com/shiwen/133392.html

题半盆兰蕊图原文

清代郑燮

盆画半藏,兰画半含。
不求发泄,不畏凋残。
辘辘转转,把繁华旧梦,转归何处?只有青山围故国,黄叶西风菜圃。拾橡瑶阶,打鱼宫沼,薄暮人归去。铜瓶百丈,哀音历历如诉。
过江咫尺迷楼,宇文化及,便是韩擒虎。井底胭脂联臂出,问尔萧娘何处?清夜游词,后庭花曲,唱彻江关女。词场本色,帝王家数然否?——清代:郑燮《念奴娇·胭脂井原文、翻译及赏析》https://m.wenxiannet.com/shiwen/133391.html

念奴娇·胭脂井原文、翻译及赏析

清代郑燮

辘辘转转,把繁华旧梦,转归何处?只有青山围故国,黄叶西风菜圃。拾橡瑶阶,打鱼宫沼,薄暮人归去。铜瓶百丈,哀音历历如诉。
过江咫尺迷楼,宇文化及,便是韩擒虎。井底胭脂联臂出,问尔萧娘何处?清夜游词,后庭花曲,唱彻江关女。词场本色,帝王家数然否?

画舫乘春破晓烟,满城丝管拂榆钱。千家养女先教曲,十里栽花算种田。

雨过隋堤原不湿,风吹红袖欲登仙。词人久已伤头白,酒暖香温倍悄然。

——清代:郑燮《扬州 其一原文》https://m.wenxiannet.com/shiwen/133390.html

扬州 其一原文

清代郑燮

画舫乘春破晓烟,满城丝管拂榆钱。千家养女先教曲,十里栽花算种田。

雨过隋堤原不湿,风吹红袖欲登仙。词人久已伤头白,酒暖香温倍悄然。

劳劳亭畔,被西风一吹,逼成衰柳。
如线如丝无限恨,和风和烟。
江上征帆,尊前别泪,眼底多情友。
寸言不尽,斜阳脉脉凄瘦。

半生图利图名,闲中细算,十件常输九。
跳尽胡孙妆尽戏,总被他家哄诱。
马上旌笳,街头乞叫,一样归乌有。
达将何乐?穷更不如株守。——清代:郑燮《念奴娇 劳劳亭原文》https://m.wenxiannet.com/shiwen/133389.html

念奴娇 劳劳亭原文

清代郑燮

劳劳亭畔,被西风一吹,逼成衰柳。
如线如丝无限恨,和风和烟。
江上征帆,尊前别泪,眼底多情友。
寸言不尽,斜阳脉脉凄瘦。

半生图利图名,闲中细算,十件常输九。
跳尽胡孙妆尽戏,总被他家哄诱。
马上旌笳,街头乞叫,一样归乌有。
达将何乐?穷更不如株守。
宏光建国,是金莲玉树,後来狂客。
草木山川何限痛,只解征歌选色。
燕子衔笺,春灯说谜,夜短嫌天窄。
海云分付,五更拦住红日。

更兼马阮当朝,高刘作镇,犬豕包巾帻。
卖尽江山犹恨少,只得东南半壁。
国事兴亡,人家成败,运数谁逃得?
太平隆万,此曹久已生出。——清代:郑燮《念奴娇 宏光原文》https://m.wenxiannet.com/shiwen/133388.html

念奴娇 宏光原文

清代郑燮

宏光建国,是金莲玉树,後来狂客。
草木山川何限痛,只解征歌选色。
燕子衔笺,春灯说谜,夜短嫌天窄。
海云分付,五更拦住红日。

更兼马阮当朝,高刘作镇,犬豕包巾帻。
卖尽江山犹恨少,只得东南半壁。
国事兴亡,人家成败,运数谁逃得?
太平隆万,此曹久已生出。
东南王气,扫偏安旧习,江山整肃。
老桧苍松盘寝殿,夜夜蛟龙来宿。
翁仲衣冠,狮麟头角,静锁苔痕绿。
斜阳断碣,几人系马而读。

闻说物换星移,神山风雨,夜半幽灵哭。
不记当年开国日,元主泥人泪簇。
蛋壳乾坤,丸泥世界,疾卷如风烛残。
老僧山畔,烹泉只取一掬。——清代:郑燮《念奴娇 孝陵原文》https://m.wenxiannet.com/shiwen/133387.html

念奴娇 孝陵原文

清代郑燮

东南王气,扫偏安旧习,江山整肃。
老桧苍松盘寝殿,夜夜蛟龙来宿。
翁仲衣冠,狮麟头角,静锁苔痕绿。
斜阳断碣,几人系马而读。

闻说物换星移,神山风雨,夜半幽灵哭。
不记当年开国日,元主泥人泪簇。
蛋壳乾坤,丸泥世界,疾卷如风烛残。
老僧山畔,烹泉只取一掬。
逶迤曲巷,在春城斜角,绿杨荫里。
赭白青黄墙砌石,门映碧溪流水。
细雨饧箫,斜阳牧笛,一径穿桃李。
风吹花落,落花风又吹起。

更兼处处缲车,家家社燕,江介风光美。
四月樱桃红满市,雪片鲥鱼刀 。
淮水秋清,钟山暮紫,老马耕闲地。
一丘一壑,吾将终老于此。——清代:郑燮《念奴娇 长干里原文》https://m.wenxiannet.com/shiwen/133386.html

念奴娇 长干里原文

清代郑燮

逶迤曲巷,在春城斜角,绿杨荫里。
赭白青黄墙砌石,门映碧溪流水。
细雨饧箫,斜阳牧笛,一径穿桃李。
风吹花落,落花风又吹起。

更兼处处缲车,家家社燕,江介风光美。
四月樱桃红满市,雪片鲥鱼刀 。
淮水秋清,钟山暮紫,老马耕闲地。
一丘一壑,吾将终老于此。

独上秋城望,高楼出晓烟。西风漳邺水,旭日鲁邹天。

过客荒无馆,供官薄有田。时平兼地僻,何况又丰年。

——清代:郑燮《登范县城东楼原文》https://m.wenxiannet.com/shiwen/133385.html

登范县城东楼原文

清代郑燮

独上秋城望,高楼出晓烟。西风漳邺水,旭日鲁邹天。

过客荒无馆,供官薄有田。时平兼地僻,何况又丰年。

秋之为气,正一番风雨,一番萧瑟。
落日鸡鸣山下路,为问台城旧迹。
老蔓藏蛇,幽花贱血,坏堞零烟碧。
有人牧马,城头吹起觱篥。

当初面代牺牲,食惟菜果,恪守沙门律。
何事饿来翻掘鼠,雀卵攀巢而吸?
再曰荷荷,跏趺竟逝,得亦何妨失?
酸心硬语,英雄泪在胸臆。——清代:郑燮《念奴娇 台城原文》https://m.wenxiannet.com/shiwen/133384.html

念奴娇 台城原文

清代郑燮

秋之为气,正一番风雨,一番萧瑟。
落日鸡鸣山下路,为问台城旧迹。
老蔓藏蛇,幽花贱血,坏堞零烟碧。
有人牧马,城头吹起觱篥。

当初面代牺牲,食惟菜果,恪守沙门律。
何事饿来翻掘鼠,雀卵攀巢而吸?
再曰荷荷,跏趺竟逝,得亦何妨失?
酸心硬语,英雄泪在胸臆。
丞相纷纷诏敕多,绍兴天子只酣歌。
金人欲送徽钦返,其奈中原不要何!——清代:郑燮《绍兴原文》https://m.wenxiannet.com/shiwen/133383.html

绍兴原文

清代郑燮

丞相纷纷诏敕多,绍兴天子只酣歌。
金人欲送徽钦返,其奈中原不要何!
桥低红板,正秦淮水长,绿杨飘撇。
管领春风陪舞燕,带露含凄惜别。
烟软梨花,雨娇寒食,芳草催时节。
画船箫鼓,歌声缭绕空阔。

究竟桃叶桃根,古今岂少,色艺称双绝?
一缕红丝偏系左,闺阁几多埋没。
假使夷光,苎萝终老,谁道倾城哲?
王郎一曲,千秋艳说江楫。——清代:郑燮《念奴娇 桃叶渡原文》https://m.wenxiannet.com/shiwen/133382.html

念奴娇 桃叶渡原文

清代郑燮

桥低红板,正秦淮水长,绿杨飘撇。
管领春风陪舞燕,带露含凄惜别。
烟软梨花,雨娇寒食,芳草催时节。
画船箫鼓,歌声缭绕空阔。

究竟桃叶桃根,古今岂少,色艺称双绝?
一缕红丝偏系左,闺阁几多埋没。
假使夷光,苎萝终老,谁道倾城哲?
王郎一曲,千秋艳说江楫。
进又无能追又难,宦途跼蹐不堪看。
吾家颇有东篱菊,归去秋风耐岁寒。——清代:郑燮《画菊与某官留别原文》https://m.wenxiannet.com/shiwen/133381.html

画菊与某官留别原文

清代郑燮

进又无能追又难,宦途跼蹐不堪看。
吾家颇有东篱菊,归去秋风耐岁寒。
乾坤欹侧,藉豪英几辈,半空撑住。
千古龙逢源不死,七窍比干肺腑。
竹杖麻衣,朱袍白刃,朴拙为艰苦。
信心而出,自家不解何故。

也知稷契皋夔,闳颠散适,岳降维申甫。
彼自承平吾破裂,题目原非一路。
十族全诛,皮囊万段,魂魄雄而武。
世间鼠辈,如何妆得老虎!——清代:郑燮《念奴娇 方景两先生庙原文》https://m.wenxiannet.com/shiwen/133380.html

念奴娇 方景两先生庙原文

清代郑燮

乾坤欹侧,藉豪英几辈,半空撑住。
千古龙逢源不死,七窍比干肺腑。
竹杖麻衣,朱袍白刃,朴拙为艰苦。
信心而出,自家不解何故。

也知稷契皋夔,闳颠散适,岳降维申甫。
彼自承平吾破裂,题目原非一路。
十族全诛,皮囊万段,魂魄雄而武。
世间鼠辈,如何妆得老虎!

四五十家负郭民,落花厅事净无尘。苦蒿菜把邻僧送,秃袖鹑衣小吏贫。

尚有隐幽叹尽烛,何曾顽梗竟能驯。县门一尺情犹隔,况是君门隔紫宸。

——清代:郑燮《范县原文》https://m.wenxiannet.com/shiwen/133379.html

范县原文

清代郑燮

四五十家负郭民,落花厅事净无尘。苦蒿菜把邻僧送,秃袖鹑衣小吏贫。

尚有隐幽叹尽烛,何曾顽梗竟能驯。县门一尺情犹隔,况是君门隔紫宸。

江上澄鲜秋水新,邗沟几日雪迷津。千年战伐百余次,一岁变更何限人。

尽把黄金通显要,惟余白眼到清贫。可怜道上饥寒子,昨日华堂卧锦茵。

——清代:郑燮《扬州 其四原文》https://m.wenxiannet.com/shiwen/133378.html

扬州 其四原文

清代郑燮

江上澄鲜秋水新,邗沟几日雪迷津。千年战伐百余次,一岁变更何限人。

尽把黄金通显要,惟余白眼到清贫。可怜道上饥寒子,昨日华堂卧锦茵。

晨起缝破衣,针线不成行。母年七十四,眼昏手又僵。

装绵苦欲厚,用线苦欲长。线长衣缝紧,绵厚耐雪霜。

装成令儿暖,母衣单薄凉。不衣逆母怀,衣之情内伤。

——清代:郑燮《李氏小园 其二原文》https://m.wenxiannet.com/shiwen/133377.html

李氏小园 其二原文

清代郑燮

晨起缝破衣,针线不成行。母年七十四,眼昏手又僵。

装绵苦欲厚,用线苦欲长。线长衣缝紧,绵厚耐雪霜。

装成令儿暖,母衣单薄凉。不衣逆母怀,衣之情内伤。

水田衣,老道人,背葫芦,戴袱巾,棕鞋布袜相厮称。

修琴卖药般般会,捉鬼拿妖件件能。白云红叶归山径,闻说道、悬岩结屋,却教人、何处可寻?

——清代:郑燮《道情十首 其四原文》https://m.wenxiannet.com/shiwen/133376.html

道情十首 其四原文

清代郑燮

水田衣,老道人,背葫芦,戴袱巾,棕鞋布袜相厮称。

修琴卖药般般会,捉鬼拿妖件件能。白云红叶归山径,闻说道、悬岩结屋,却教人、何处可寻?

小园十亩宽,落落数间屋。春草无秽滋,寒花有余馥。

闭户养老母,拮据市粱肉。大儿执鸾刀,缕缕切红玉。

次儿拾柴薪,细火煨陆续。烟飘豆架青,香透疏篱竹。

贫家滋味薄,得此当鼎餗。弟兄何所餐,宵来母剩粥。

——清代:郑燮《李氏小园 其一原文》https://m.wenxiannet.com/shiwen/133375.html

李氏小园 其一原文

清代郑燮

小园十亩宽,落落数间屋。春草无秽滋,寒花有余馥。

闭户养老母,拮据市粱肉。大儿执鸾刀,缕缕切红玉。

次儿拾柴薪,细火煨陆续。烟飘豆架青,香透疏篱竹。

贫家滋味薄,得此当鼎餗。弟兄何所餐,宵来母剩粥。

老头陀,古庙中,自烧香,自打钟,兔葵燕麦闲斋供。

山门破落无关锁,斜日苍黄有乱松。秋星闪烁颓垣缝,黑漆漆、蒲团打坐,夜烧茶、炉火通红。

——清代:郑燮《道情十首 其三原文》https://m.wenxiannet.com/shiwen/133374.html

道情十首 其三原文

清代郑燮

老头陀,古庙中,自烧香,自打钟,兔葵燕麦闲斋供。

山门破落无关锁,斜日苍黄有乱松。秋星闪烁颓垣缝,黑漆漆、蒲团打坐,夜烧茶、炉火通红。

老樵夫,自砍柴,捆青松,夹绿槐,茫茫野草秋山外。

丰碑是处成荒冢,华表千寻卧碧苔。坟前石马磨刀坏,倒不如、闲钱沽酒,醉醺醺、山径归来。

——清代:郑燮《道情十首 其二原文》https://m.wenxiannet.com/shiwen/133373.html

道情十首 其二原文

清代郑燮

老樵夫,自砍柴,捆青松,夹绿槐,茫茫野草秋山外。

丰碑是处成荒冢,华表千寻卧碧苔。坟前石马磨刀坏,倒不如、闲钱沽酒,醉醺醺、山径归来。

西风又到洗妆楼,衰草连天落日愁。瓦砾数堆樵唱晚,凉云几片燕惊秋。

繁华一刻人偏峦,呜咽千年水不流。借问累累荒冢畔,几人耕出玉搔头。

——清代:郑燮《扬州 其三原文》https://m.wenxiannet.com/shiwen/133372.html

扬州 其三原文

清代郑燮

西风又到洗妆楼,衰草连天落日愁。瓦砾数堆樵唱晚,凉云几片燕惊秋。

繁华一刻人偏峦,呜咽千年水不流。借问累累荒冢畔,几人耕出玉搔头。

老渔翁,一钓竿,靠山崖,傍水湾,扁舟来往无牵绊。

沙鸥点点轻波远,荻港萧萧白昼寒。高歌一曲斜阳晚,一霎时、波摇金影,蓦抬头、月上东山。

——清代:郑燮《道情十首 其一原文》https://m.wenxiannet.com/shiwen/133371.html

道情十首 其一原文

清代郑燮

老渔翁,一钓竿,靠山崖,傍水湾,扁舟来往无牵绊。

沙鸥点点轻波远,荻港萧萧白昼寒。高歌一曲斜阳晚,一霎时、波摇金影,蓦抬头、月上东山。

县官编丁著图甲,悍吏入村捉鹅鸭。县官养老赐帛肉,悍吏沿村括稻谷。

豺狼到处无虚过,不断人喉抉人目。长官好善民已愁,况以不善司民牧。

山田苦旱生草菅,水田浪阔声潺潺。圣主深仁发天庾,悍吏贪勒为刁奸。

索逋汹汹虎而翼,叫呼楚挞无宁刻。村中杀鸡忙作食,前村后村已屏息。

呜呼长吏定不知,知而故纵非人为。

——清代:郑燮《悍吏原文》https://m.wenxiannet.com/shiwen/133370.html

悍吏原文

清代郑燮

县官编丁著图甲,悍吏入村捉鹅鸭。县官养老赐帛肉,悍吏沿村括稻谷。

豺狼到处无虚过,不断人喉抉人目。长官好善民已愁,况以不善司民牧。

山田苦旱生草菅,水田浪阔声潺潺。圣主深仁发天庾,悍吏贪勒为刁奸。

索逋汹汹虎而翼,叫呼楚挞无宁刻。村中杀鸡忙作食,前村后村已屏息。

呜呼长吏定不知,知而故纵非人为。

1下一页尾页
© 2018 诗词大全 | 古诗词 | 小学古诗大全 | 宋词精选 | 古诗三百首 | 古诗词鉴赏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