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诗词网
推荐 诗文 名句 诗人 典籍 成语
苏舜钦(1008—1048)北宋诗人,字子美,开封(今属河南)人,曾祖父由梓州铜山(今四川中江)迁至开封(今属河南)。曾任县令、大理评事、集贤殿校理,监进奏院等职。因支持范仲淹的庆历革新,为守旧派所恨,御史中丞王拱辰让其属官劾奏苏舜钦,劾其在进奏院祭神时,用卖废纸之钱宴请宾客。罢职闲居苏州。后来复起为湖州长史,但不久就病故了。他与梅尧臣齐名,人称“梅苏”。有《苏学士文集》诗文集有《苏舜钦集》16卷,《四部丛刊》影清康熙刊本。1981年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苏舜钦集》。https://m.wenxiannet.com/shiren/9037.html

苏舜钦

苏舜钦(1008—1048)北宋诗人,字子美,开封(今属河南)人,曾祖父由梓州铜山(今四川中江)迁至开封(今属河南)。曾任县令、大理评事、集贤殿校理,监进奏院等职。因支持范仲淹的庆历革新,为守旧派所恨,御史中丞王拱辰让其属官劾奏苏舜钦,劾其在进奏院祭神时,用卖废纸之钱宴请宾客。罢职闲居苏州。后来复起为湖州长史,但不久就病故了。他与梅尧臣齐名,人称“梅苏”。有《苏学士文集》诗文集有《苏舜钦集》16卷,《四部丛刊》影清康熙刊本。1981年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苏舜钦集》。►苏舜钦的诗文全集

轶事典故

  “读书佐酒”:苏舜钦为人豪放不受约束,喜欢饮酒。他在岳父杜祁公的家里时,每天黄昏的时候读书,并边读边饮酒,动辄一斗。岳父对此深感疑惑,就派人去偷偷观察他。当时他在读《汉书·张良传》,当他读到张良与刺客行刺秦始皇抛出的大铁椎只砸在秦始皇的随从车上时,他拍案叹息道:“真可惜呀!没有打中。”于是满满喝了一大杯酒。又读到张良说:“自从我在下邳起义后,与皇上在陈留相遇,这是天意让我遇见陛下呀。”他又拍案叹道:“君臣相遇,如此艰难!”又喝下一大杯酒。杜祁公听说后,大笑说:“有这样的下酒物,一斗不算多啊。”(原文出自元·陆友仁《研北杂志》)

  苏舜钦以书为下酒物,其豪放直率可爱的书生风采如今仍跃跃出现在我们眼前,让人真正知道读书之乐乐如此,其读书佐酒的事迹传为美谈。

修沧浪亭

  “沧浪亭”始为五代时吴越国广陵王钱元璙近戚中吴军节度使孙承祐的池馆。宋代著名诗人苏舜钦以四万贯钱买下废园,进行修筑,傍水造亭,因感于“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题名“沧浪亭”,自号沧浪翁,并作《沧浪亭记》。欧阳修应邀作《沧浪亭》长诗,诗中以“清风明月本无价,可惜只卖四万钱”题咏此事。自此,“沧浪亭”名声大振。

苏舜钦的诗文

废官旅吴门,迹与世俗扫。构亭沧浪间,筑室乔树杪。

穷径交圣贤,放意狎鱼鸟。志气内自充,藜藿日亦饱。

不图名利场,有士同所好。南闽章其氏,傅名字传道。

清晨闯予门,疏爽见姿表。大篇随自出,烂熳风力老。

安敢当所褒,读之俗惊倒。开轩延与语,指亦有深到。

半生蹋京尘,识子恨不早。扶疏珊瑚枝,本不自雕巧。

当珍玉府中,何故委衰草。秋风还故乡,无或叹枯槁。

贵富乌足论,令名当自保。

——宋代:苏舜钦《答章傅原文》https://m.wenxiannet.com/shiwen/82658.html

答章傅原文

宋代苏舜钦

废官旅吴门,迹与世俗扫。构亭沧浪间,筑室乔树杪。

穷径交圣贤,放意狎鱼鸟。志气内自充,藜藿日亦饱。

不图名利场,有士同所好。南闽章其氏,傅名字传道。

清晨闯予门,疏爽见姿表。大篇随自出,烂熳风力老。

安敢当所褒,读之俗惊倒。开轩延与语,指亦有深到。

半生蹋京尘,识子恨不早。扶疏珊瑚枝,本不自雕巧。

当珍玉府中,何故委衰草。秋风还故乡,无或叹枯槁。

贵富乌足论,令名当自保。

一气破散万事起,独有篆籀含其真。周鼓秦山坏已久,下至唐室始有人。

宗臣转注得天法,质虽浑厚气乃振。人间所存十数处,丰疏异体世共珍。

其中琅邪石泉记,比之他法殊不伦。铁锁关连玉钩壮,曲处力可持万钧。

复疑蛟虬植爪角,隐入翠壁蟠未伸。近来欲眼苦不赏,惟有风月时相亲。

紫微仙人谪此守,此地胜绝旧喜闻。公馀往观领宾从,猎猎画隼摇青春。

远休车骑步泉侧,酌泉爱篆移朝昏。挥弄潺湲玩点画,情通恍惚疑前身。

作诗缄本远相寄,邀我共赋意甚勤。昨承见教久阁笔,压以大句尤难文。

高风胜事日倾倒,安得身寄西飞云。

——宋代:苏舜钦《和永叔琅邪山庶子泉阳冰石篆诗原文》https://m.wenxiannet.com/shiwen/82656.html

和永叔琅邪山庶子泉阳冰石篆诗原文

宋代苏舜钦

一气破散万事起,独有篆籀含其真。周鼓秦山坏已久,下至唐室始有人。

宗臣转注得天法,质虽浑厚气乃振。人间所存十数处,丰疏异体世共珍。

其中琅邪石泉记,比之他法殊不伦。铁锁关连玉钩壮,曲处力可持万钧。

复疑蛟虬植爪角,隐入翠壁蟠未伸。近来欲眼苦不赏,惟有风月时相亲。

紫微仙人谪此守,此地胜绝旧喜闻。公馀往观领宾从,猎猎画隼摇青春。

远休车骑步泉侧,酌泉爱篆移朝昏。挥弄潺湲玩点画,情通恍惚疑前身。

作诗缄本远相寄,邀我共赋意甚勤。昨承见教久阁笔,压以大句尤难文。

高风胜事日倾倒,安得身寄西飞云。

绀油幕见黄金钩,贝玑磊落澄不流。

纷纷媚影动波上,的的远势横沙头。前山渐昏渔唱息,唯有疏苇吟穷秋。

予方弭楫对此景,时欲乘兴长夜游。青蛾荡桨忽远至,虽有雅约犹嚬羞。

綵舟鲜明四窗辟,兰酎辛滑嘉宾留。歌馀清冽贯众耳,笑动姿采生香㡚。

玉盘脍鲈光一色,饤簇殽核随所搜。河斜参倒气逾治,我起饮子子必酬。

共知此会不易得,邂逅得此难再求。区区才知自劳役,扰扰尘俗多悲忧。

已醉更歌更起舞,明日分散空离愁。

——宋代:苏舜钦《九月五日夜出盘门泊于湖间偶成密会坐上书吴黄尉原文》https://m.wenxiannet.com/shiwen/82655.html

九月五日夜出盘门泊于湖间偶成密会坐上书吴黄尉原文

宋代苏舜钦

绀油幕见黄金钩,贝玑磊落澄不流。

纷纷媚影动波上,的的远势横沙头。前山渐昏渔唱息,唯有疏苇吟穷秋。

予方弭楫对此景,时欲乘兴长夜游。青蛾荡桨忽远至,虽有雅约犹嚬羞。

綵舟鲜明四窗辟,兰酎辛滑嘉宾留。歌馀清冽贯众耳,笑动姿采生香㡚。

玉盘脍鲈光一色,饤簇殽核随所搜。河斜参倒气逾治,我起饮子子必酬。

共知此会不易得,邂逅得此难再求。区区才知自劳役,扰扰尘俗多悲忧。

已醉更歌更起舞,明日分散空离愁。

盛夏日苦永,解带坐小轩。对案不能食,挥汗白雨翻。

轧轧过午景,宛转无由昏。偃卧一榻上,既觉复梦魂。

恬然世虑寂,时被苍蝇喧。睡味胜仙去,忽恍难具论。

晨事如隔日,半杂梦寐言。人生贵壮健,及时取荣尊。

夏禹惜寸阴,穷治万水源。栉沐风雨中,子哭不入门。

况复庸下者,不出强趋奔。奈何耽昼寝,懒惰守坏垣。

念昔年少时,奋迅期孤骞。笔下驱古风,直趣圣所存。

山子逐雷电,安肯服短辕。便将决渤澥,出手洗乾坤。

文章竟误身,大议谁周爰。捽首下牢狱,殗殗如孤豚。

法吏使除籍,其过祗一飧。宾朋四散逐,投窜向僻藩。

九虎口牙恶,便欲膏其蹯。上赖天子明,不使钳且髡。

此身自流浪,岂能济元元。天下无所归,泛舟旅江村。

春雨看秧稻,落日自灌园。殊乡寡朋友,孰辨石与琨。

卷藏经济术,强谈奉狙猿。閒困尚有待,不忍沈湘沅。

大暑昼闭户,一径恶草繁。出嫌乌啅噪,行见蛇蜿蜒。

蠹书徒盈箧,浊醪徒盈樽。谈笑谁可共,道义孰与敦。

终日对稚立,千里远弟昆。此心既无用,不寝徒自烦。

况兹昼景长,但厌枕簟温。北窗无纤风,返见赤日痕。

流光何辉赫,独不照覆盆。会当破氛祲,血吻叫帝阍。

烂尔正国典,旷然涤群冤。奸谗囚大幽,上压九昆崙。

贤路自肃爽,朝政不复浑。万物宇宙间,共被阳和恩。

——宋代:苏舜钦《夏热昼寝感咏原文》https://m.wenxiannet.com/shiwen/82652.html

夏热昼寝感咏原文

宋代苏舜钦

盛夏日苦永,解带坐小轩。对案不能食,挥汗白雨翻。

轧轧过午景,宛转无由昏。偃卧一榻上,既觉复梦魂。

恬然世虑寂,时被苍蝇喧。睡味胜仙去,忽恍难具论。

晨事如隔日,半杂梦寐言。人生贵壮健,及时取荣尊。

夏禹惜寸阴,穷治万水源。栉沐风雨中,子哭不入门。

况复庸下者,不出强趋奔。奈何耽昼寝,懒惰守坏垣。

念昔年少时,奋迅期孤骞。笔下驱古风,直趣圣所存。

山子逐雷电,安肯服短辕。便将决渤澥,出手洗乾坤。

文章竟误身,大议谁周爰。捽首下牢狱,殗殗如孤豚。

法吏使除籍,其过祗一飧。宾朋四散逐,投窜向僻藩。

九虎口牙恶,便欲膏其蹯。上赖天子明,不使钳且髡。

此身自流浪,岂能济元元。天下无所归,泛舟旅江村。

春雨看秧稻,落日自灌园。殊乡寡朋友,孰辨石与琨。

卷藏经济术,强谈奉狙猿。閒困尚有待,不忍沈湘沅。

大暑昼闭户,一径恶草繁。出嫌乌啅噪,行见蛇蜿蜒。

蠹书徒盈箧,浊醪徒盈樽。谈笑谁可共,道义孰与敦。

终日对稚立,千里远弟昆。此心既无用,不寝徒自烦。

况兹昼景长,但厌枕簟温。北窗无纤风,返见赤日痕。

流光何辉赫,独不照覆盆。会当破氛祲,血吻叫帝阍。

烂尔正国典,旷然涤群冤。奸谗囚大幽,上压九昆崙。

贤路自肃爽,朝政不复浑。万物宇宙间,共被阳和恩。

此邑有顶山,下潜子母虬。其子去为雨,以救乡人忧。

前擘穷峰开,化出百丈湫。后因号破山,致祠献庶羞。

岁来省其母,风雹六月秋。烟云腾蹋去,不复经月留。

邑民赖其灵,虽旱岁有收。因成两佛宇,幽邃号胜游。

涧泉走鸾车,松桂拥石楼。夜堂人噤渗,阴壁风飕飗。

近年返暴雨,颇亦伤田畴。老农务祈祷,梵呗日不休。

常为释徒利,乃作生民雠。呜呼二虬者,其说何悠悠。

——宋代:苏舜钦《顶破二山诗原文》https://m.wenxiannet.com/shiwen/82653.html

顶破二山诗原文

宋代苏舜钦

此邑有顶山,下潜子母虬。其子去为雨,以救乡人忧。

前擘穷峰开,化出百丈湫。后因号破山,致祠献庶羞。

岁来省其母,风雹六月秋。烟云腾蹋去,不复经月留。

邑民赖其灵,虽旱岁有收。因成两佛宇,幽邃号胜游。

涧泉走鸾车,松桂拥石楼。夜堂人噤渗,阴壁风飕飗。

近年返暴雨,颇亦伤田畴。老农务祈祷,梵呗日不休。

常为释徒利,乃作生民雠。呜呼二虬者,其说何悠悠。

前年子渐死,予哭大江头。今年师鲁死,予方旅长洲。

初闻尚疑惑,涕泪已不收。举杯欲向口,荆棘生咽喉。

忆初定交时,后前穆与欧。君颜白如霜,君语清如流。

予年又甚少,学古众所羞。君欲举拔萃,声耦日抉搜。

不鄙吾学异,推尊谓前修。今踰二十年,迹远心甚稠。

后会国南门,夜谈雪满楼。青灯照素发,酒阑气益遒。

昨君握兵柄,节制关外侯。予才入册府,俄作中都囚。

飞章立辨雪,危言动前旒。时虽不见省,凛凛压众媮。

旋闻君下狱,六月送渭州。渭州旧治所,昔拥万貔貅。

堂中坐玉帐,堂下森蛇矛。令严山石裂,恩煦春色浮。

衅生无根芽,众言起愆尤。返来入狴犴,吏对安可酬。

法官巧追拍,刺骨不肯抽。削秩贬汉东,驱迫日置邮。

穷途无一簪,百口谁相赒。诸子继死亡,清血渍两眸。

贸然几丧明,愤苦结不瘳。君性本刚峭,安可小屈柔。

暴罹此冤辱,苟活何所求。人间不见容,不若地下游。

又疑天憎善,专与恶报仇。二坚潜膏肓,众鬼来揶揄。

弃局奔南阳,后事得所投。心胆尚卓荦,精明已弥留。

生平经纬才,萧瑟掩一丘。青天自茫茫,长夜何悠悠。

万物孰不死,死常在严秋。君齿方盛壮,众期树风猷。

二边方横猾,四海皆疮疣。斯时忽云亡,孰为朝廷忧。

予方编吴氓,日自亲锄耰。无缘匍匐救,兀兀空悲愁。

时思庄生言,所乐唯髑髅。物理不可诘,此说诚最优。

——宋代:苏舜钦《哭师鲁原文》https://m.wenxiannet.com/shiwen/82654.html

哭师鲁原文

宋代苏舜钦

前年子渐死,予哭大江头。今年师鲁死,予方旅长洲。

初闻尚疑惑,涕泪已不收。举杯欲向口,荆棘生咽喉。

忆初定交时,后前穆与欧。君颜白如霜,君语清如流。

予年又甚少,学古众所羞。君欲举拔萃,声耦日抉搜。

不鄙吾学异,推尊谓前修。今踰二十年,迹远心甚稠。

后会国南门,夜谈雪满楼。青灯照素发,酒阑气益遒。

昨君握兵柄,节制关外侯。予才入册府,俄作中都囚。

飞章立辨雪,危言动前旒。时虽不见省,凛凛压众媮。

旋闻君下狱,六月送渭州。渭州旧治所,昔拥万貔貅。

堂中坐玉帐,堂下森蛇矛。令严山石裂,恩煦春色浮。

衅生无根芽,众言起愆尤。返来入狴犴,吏对安可酬。

法官巧追拍,刺骨不肯抽。削秩贬汉东,驱迫日置邮。

穷途无一簪,百口谁相赒。诸子继死亡,清血渍两眸。

贸然几丧明,愤苦结不瘳。君性本刚峭,安可小屈柔。

暴罹此冤辱,苟活何所求。人间不见容,不若地下游。

又疑天憎善,专与恶报仇。二坚潜膏肓,众鬼来揶揄。

弃局奔南阳,后事得所投。心胆尚卓荦,精明已弥留。

生平经纬才,萧瑟掩一丘。青天自茫茫,长夜何悠悠。

万物孰不死,死常在严秋。君齿方盛壮,众期树风猷。

二边方横猾,四海皆疮疣。斯时忽云亡,孰为朝廷忧。

予方编吴氓,日自亲锄耰。无缘匍匐救,兀兀空悲愁。

时思庄生言,所乐唯髑髅。物理不可诘,此说诚最优。

人在天壤间,共为气躯逐。岁月自崩奔,冉冉若转毂。

荣乐随云烟,凋零共草木。亨屯固常物,达者安可速。

奈何此躯骸,未免混世俗。前年奔大凶,况复堕手足。

零丁旅山阳,逐熟聚衰族。相逢眼尽白,闭户甘退缩。

左丞镇景亳,相去路重复。数遣令子来,十里吊荼毒。

子华勇此行,东下甚匍匐。入门未及言,相向且恸哭。

嗟我颜色枯,须苍鬓又秃。相别始踰年,世事何反覆。

晤言出世表,但觉白日速。勘书春雨静,煮药夜火续。

襟怀两澄澹,炯炯抱明玉。时苦外物喧,又嗟别期促。

和风送归帆,盎动淮气绿。早寄别后篇,微吟慰孤独。

——宋代:苏舜钦《送韩三子华还家原文》https://m.wenxiannet.com/shiwen/82647.html

送韩三子华还家原文

宋代苏舜钦

人在天壤间,共为气躯逐。岁月自崩奔,冉冉若转毂。

荣乐随云烟,凋零共草木。亨屯固常物,达者安可速。

奈何此躯骸,未免混世俗。前年奔大凶,况复堕手足。

零丁旅山阳,逐熟聚衰族。相逢眼尽白,闭户甘退缩。

左丞镇景亳,相去路重复。数遣令子来,十里吊荼毒。

子华勇此行,东下甚匍匐。入门未及言,相向且恸哭。

嗟我颜色枯,须苍鬓又秃。相别始踰年,世事何反覆。

晤言出世表,但觉白日速。勘书春雨静,煮药夜火续。

襟怀两澄澹,炯炯抱明玉。时苦外物喧,又嗟别期促。

和风送归帆,盎动淮气绿。早寄别后篇,微吟慰孤独。

鄙性背时向,处世介且迂。自固以为节,人皆指为愚。

少年宦京邑,与众颇异涂。一朝被放弃,漂然落江湖。

江湖信美矣,心迹抑更孤。永言金闺彦,器识当世无。

机发弦上矢,辩走盘中珠。高风乐溪山,耻与势利趋。

殊科二十年,不肯仕京都。顾我穷悴者,一笑情相于。

日日奉杯宴,但觉怀抱摅。琼琚照坐席,内顾瓦砾粗。

未饮心自醉,相对气已舒。得忘羁旅忧,盖以道义俱。

云间宿古寺,花下招歌姝。胜境寻已遍,赏心未尝孤。

玺书趣赴治,候吏拥舳舻。秋风卷在旆,喧喧指东徐。

郊亭对别酒,我独增悲吁。人生大块间,气类有万殊。

贤愚各有合,惟予邈无徒。君子误见知,交契若勘符。

一旦又暌索,千里成阔疏。期君早自奋,佐时发雄图。

功成速收身,单舸还东吴。自头青林下,尊酒相从娱。

——宋代:苏舜钦《送闵原文》https://m.wenxiannet.com/shiwen/82648.html

送闵原文

宋代苏舜钦

鄙性背时向,处世介且迂。自固以为节,人皆指为愚。

少年宦京邑,与众颇异涂。一朝被放弃,漂然落江湖。

江湖信美矣,心迹抑更孤。永言金闺彦,器识当世无。

机发弦上矢,辩走盘中珠。高风乐溪山,耻与势利趋。

殊科二十年,不肯仕京都。顾我穷悴者,一笑情相于。

日日奉杯宴,但觉怀抱摅。琼琚照坐席,内顾瓦砾粗。

未饮心自醉,相对气已舒。得忘羁旅忧,盖以道义俱。

云间宿古寺,花下招歌姝。胜境寻已遍,赏心未尝孤。

玺书趣赴治,候吏拥舳舻。秋风卷在旆,喧喧指东徐。

郊亭对别酒,我独增悲吁。人生大块间,气类有万殊。

贤愚各有合,惟予邈无徒。君子误见知,交契若勘符。

一旦又暌索,千里成阔疏。期君早自奋,佐时发雄图。

功成速收身,单舸还东吴。自头青林下,尊酒相从娱。

沈沈沧淮口,植木限众流。启闭固有时,出纳千万舟。

眷予怀抱昏,羁别相牵钩。观此巨派注,颇觉滞闷瘳。

喧豗怒霆起,始骇久不收。既前目眩转,足缩不敢留。

朔雪下喷薄,散为白雾浮。上悬赤油幕,旁断缥玉旒。

恐激地轴转,人有鱼鳖忧。惊嗟势力壮,孰谓此物柔。

吾思作至监,实以处上游。又欲接之口,沃荡胸中愁。

俄然渐枯涸,哮尔空泥沟。渟滀既因人,开泄岂自由。

立间见底里,咄哉为尔羞。

——宋代:苏舜钦《观放闸原文》https://m.wenxiannet.com/shiwen/82649.html

观放闸原文

宋代苏舜钦

沈沈沧淮口,植木限众流。启闭固有时,出纳千万舟。

眷予怀抱昏,羁别相牵钩。观此巨派注,颇觉滞闷瘳。

喧豗怒霆起,始骇久不收。既前目眩转,足缩不敢留。

朔雪下喷薄,散为白雾浮。上悬赤油幕,旁断缥玉旒。

恐激地轴转,人有鱼鳖忧。惊嗟势力壮,孰谓此物柔。

吾思作至监,实以处上游。又欲接之口,沃荡胸中愁。

俄然渐枯涸,哮尔空泥沟。渟滀既因人,开泄岂自由。

立间见底里,咄哉为尔羞。

神物藏胜地,深林隐苍峰。威夷渡浅岭,爱此泉一钟。

古今未见赏,荒然草苔封。公来辟一径,疏凿随指踪。

挥洗落尘虑,甘凉洒烦胸。搆亭于其间,四面开轩墉。

名之丰乐者,此意实在农。使君何所乐,所乐惟年丰。

年丰讼诉息,可使风化醲。游此乃可乐,岂徒悦宾从。

野老共歌呼,山禽相迎逢。把酒谢白云,援琴对孤松。

境清岂俗到,世路徒冲冲。

——宋代:苏舜钦《寄题丰乐亭原文》https://m.wenxiannet.com/shiwen/82650.html

寄题丰乐亭原文

宋代苏舜钦

神物藏胜地,深林隐苍峰。威夷渡浅岭,爱此泉一钟。

古今未见赏,荒然草苔封。公来辟一径,疏凿随指踪。

挥洗落尘虑,甘凉洒烦胸。搆亭于其间,四面开轩墉。

名之丰乐者,此意实在农。使君何所乐,所乐惟年丰。

年丰讼诉息,可使风化醲。游此乃可乐,岂徒悦宾从。

野老共歌呼,山禽相迎逢。把酒谢白云,援琴对孤松。

境清岂俗到,世路徒冲冲。

查看更多苏舜钦的诗文>>
© 2018 诗词大全 | 古诗词 | 小学古诗大全 | 宋词精选 | 古诗三百首 | 古诗词鉴赏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