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诗词网
推荐 诗文 名句 诗人 典籍 成语
官舍悄,坐到月西斜。永夜角声悲自语,客心愁破正思家。南北各天涯。
肠断裂,搔首一长嗟。绮席象床寒玉枕,美人何处醉黄花。和泪捻琵琶。——宋代:汪元量《望江南·幽州九日原文、翻译及赏析》https://m.wenxiannet.com/shiwen/130888.html

望江南·幽州九日原文、翻译及赏析

宋代 汪元量

原文

官舍悄,坐到月西斜。永夜角声悲自语,客心愁破正思家。南北各天涯。
肠断裂,搔首一长嗟。绮席象床寒玉枕,美人何处醉黄花。和泪捻琵琶。

译文及注释

译文
官方馆舍里十分静悄,夜晚难眠一直坐到明月西斜。漫漫长夜里阵阵角声,凄厉悲凉好像是在自语;这亡国被俘的幽囚之客,愁破了心胆正在日夜思家。可是南方北方各自是天涯。
愁苦的肝肠断裂,心中烦乱不禁搔首一声长叹。想那旧日宫殿里绮丽的席子、象牙床和碧玉枕,君王九九重阳何处与臣下醉饮黄花下。只好和着泪水弹琵琶。

注释
江南:词牌名,此体双调五十四字,上下片各五句、三平韵。
幽州:古九州之一,辖境在今河北、辽宁一带。这里是指元大都燕京(今北京市)。九日:重阳节,中国传统节日
官舍:官方的馆舍。作者初到燕京时,被拘留于会同馆内。
月西斜:指拂晓时分月将落。
永夜:长夜。角声:军中号角声。
搔首:用手挠头。嗟(jiē):叹息
绮(qǐ)席:华丽的卧具。象床:镶有象牙的床,床的美称。寒玉枕:用碧玉做的枕头。
黄花:指菊花
捻(niǎn):弹奏琵琶的一种指法。

参考资料:

1、姚小鸥.宋代名家词选:海南出版社,1994:910-911

2、喻朝刚.宋词观止:大众文艺出版社,2009:1626

3、萧枫.唐诗宋词全集 第16卷:西安出版社,2000:304-305

4、李星.唐宋词三百首译析:北方妇女儿童出版社,1997:548

赏析

  每逢重阳节,人们都要怀念远出在外的游子,异地做客的游子也思念家乡的父老兄弟。中国古代诗人也屡屡在诗中表达重阳节思亲情怀。如杜甫《九日》:“重阳独酌杯中酒,抱病起登江上台。”王维的《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也是脍炙人口之作。而汪元量由重阳节感发的就不仅仅是对故乡亲人的怀念,更为深情的,是对故国的无限眷恋

  小令分上下片。上片主要是对思念故国的情绪和气氛的渲染。开头:“官舍悄,坐到月西斜。”夜深人静,万籁俱寂,而作者心绪如麻,不能成寐,面对一弯明月沉思默想,一直到月沉西山。“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李白《静夜思》),汪元量举头望月的所思所想就不仅仅是故乡,而要广泛、深沉得多。“永夜角声悲自语,客心愁破正思家”。这两句紧承上面,进一步表达一种悲痛的情怀。长夜漫漫,角声时起,给人一种绝域苍茫的肃杀气氛,在这阴森恐怖的陌生之地,作者只有悲愤地喃喃自语,聊以排遣内心的痛苦于万一。这种悲痛的来源就是对“家”的无限思念。这个“家”主要是指已经沦丧于蒙古铁蹄之下的南宋王朝,一个大“家”,当然其中也包含有自己的小“家”。“南北各天涯”。从南宋临安到元大都,重山叠水,遥距数千里,真可谓天各一方。即作者对故国、对家乡的怀念,正是在这样的近乎绝望的境地中,才显得更加悲壮,更加沉重。

  词入下片,作者对故国、对家乡的思念,由抽象的情绪变为具象的行为。“肠断裂,搔首一长嗟。”作者虽有回天之愿,却无回天之力。作者思念国家、以至肝肠寸断,却只能以搔首长叹作结。“白头搔更短,浑欲不胜簪”(杜甫《春望》),这只是一种忧心如焚而又无可奈何的举动。“绮席象床寒玉枕,美人何处醉黄花。”这两句涉及到了作者思家的具体内容。作者想到,往年南宋宫中那些拥金枕玉的美女们,在重阳节总是开怀畅饮,醉赏菊花,尽情欢笑。而今国破家亡,她们就不能象往年那样了。即使她们陪着征服者饮酒赏花,强颜欢笑,但由于物是人非,她们的心情也一定是十分痛苦的。末句“和泪捻琵琶”再次把内在感情化为具体行动。悲愤交集,热泪长流,但又不能跃马扬鞭,奋战沙场,只能捻动琵琶。弹上一曲曲悲歌。在这如泣如诉的琵琶曲中,会有多少作者不敢或不能用语言表达的情感。

  后人在评价汪元量的诗词时说:“唐之事记于草堂,后以‘诗史’目之,水云之诗,亦宋亡之诗史也,其诗亦鼓吹草堂者也。其愁思壹郁,又可复伸,则又有甚于草堂者也。”(李珏《书汪水云诗后》)确实,汪元量诗词中对国破家亡的沉痛感,比之杜甫有过之而无不及,这是因为,南宋灭亡这段历史,比起安史之乱来更为沉痛。

参考资料:

1、陈绪万.唐宋元小令鉴赏辞典:华岳文艺出版社,1990:672-674

创作背景

  宋恭帝德祐二年(1276)正月,元军进逼临安城下,谢太后奉表献国。元军掳少帝、全太后及嫔妃、宫人以下百余人北迁。作为宫廷乐师的汪元量,则随有病在身的谢太后,于同年秋俘抵大都,也就是词题中的“幽州”。此词当作于北行大都期间的某个重阳日。

汪元量(1241~1317年后)南宋末诗人、词人、宫廷琴师。字大有,号水云,亦自号水云子、楚狂、江南倦客,钱塘(今浙江杭州)人。琳第三子。度宗时以善琴供奉宫掖。恭宗德祐二年(1276)临安陷,随三宫入燕。尝谒文天祥于狱中。元世祖至元二十五年(1288)出家为道士,获南归,次年抵钱塘。后往来江西、湖北、四川等地,终老湖山。诗多纪国亡前后事,时人比之杜甫,有“诗史”之目,有《水云集》、《湖山类稿》。https://m.wenxiannet.com/shiren/9324.html

汪元量

汪元量(1241~1317年后)南宋末诗人、词人、宫廷琴师。字大有,号水云,亦自号水云子、楚狂、江南倦客,钱塘(今浙江杭州)人。琳第三子。度宗时以善琴供奉宫掖。恭宗德祐二年(1276)临安陷,随三宫入燕。尝谒文天祥于狱中。元世祖至元二十五年(1288)出家为道士,获南归,次年抵钱塘。后往来江西、湖北、四川等地,终老湖山。诗多纪国亡前后事,时人比之杜甫,有“诗史”之目,有《水云集》、《湖山类稿》。► 汪元量诗词全集

猜您喜欢

天际征帆,甚愁里、过却巫山巫峡。斜照还上层楼,兴亡问啼鴂。

凝望极、哀湍坏道,渐忘了、汉家陵阙。城上荒砧,沙边断碛,遗恨犹咽。

漫回首、听雨僧庐,数镫下、寒虫共凄绝。刚是带围消损,奈西风轻别。

归雁远、题画甚处,又一抹、扫尽残叶。料也中酒高歌,唾壶敲缺。

——清代:冯煦《琵琶仙 舟中望白帝 寄漱泉原文》https://m.wenxiannet.com/shiwen/196681.html

琵琶仙 舟中望白帝 寄漱泉原文

清代冯煦

天际征帆,甚愁里、过却巫山巫峡。斜照还上层楼,兴亡问啼鴂。

凝望极、哀湍坏道,渐忘了、汉家陵阙。城上荒砧,沙边断碛,遗恨犹咽。

漫回首、听雨僧庐,数镫下、寒虫共凄绝。刚是带围消损,奈西风轻别。

归雁远、题画甚处,又一抹、扫尽残叶。料也中酒高歌,唾壶敲缺。

杨群好古天下无,自信独与常人殊。
勤身所营世或弃,反眼不顾我以趋。
彼其察物类有道,能取精妙遗其粗。
官卑俸薄不自给,买童教乐收图书。
客来呼童理弦索,满面狼籍施铅朱。
樽前一听啄木奏,能使四坐改观为娱。
有时陈书出众画,罗列卷轴长短俱。
破缣坏纸抹漆黑,笔墨仅辨丝毫余。
补装断绽搜尺寸,分别品目穷锱铢。
以兹为玩不知老,自适其适诚吾徒。
岂无高门华屋贮妖丽,中挂瑶圃昆仑图。
青红采错乱人目,珠玉磊落荧其躯。
苟非绝艺与奇迹,杨君视之皆蔑如,
杨君如古天下无。——宋代:韩维《又和杨之美家琵琶妓原文》https://m.wenxiannet.com/shiwen/196385.html

又和杨之美家琵琶妓原文

宋代韩维

杨群好古天下无,自信独与常人殊。
勤身所营世或弃,反眼不顾我以趋。
彼其察物类有道,能取精妙遗其粗。
官卑俸薄不自给,买童教乐收图书。
客来呼童理弦索,满面狼籍施铅朱。
樽前一听啄木奏,能使四坐改观为娱。
有时陈书出众画,罗列卷轴长短俱。
破缣坏纸抹漆黑,笔墨仅辨丝毫余。
补装断绽搜尺寸,分别品目穷锱铢。
以兹为玩不知老,自适其适诚吾徒。
岂无高门华屋贮妖丽,中挂瑶圃昆仑图。
青红采错乱人目,珠玉磊落荧其躯。
苟非绝艺与奇迹,杨君视之皆蔑如,
杨君如古天下无。

酒熟梅香腊后天,春莺巧啭忽当筵。共嗤白傅辛勤甚,万唤千呼始上船。

——宋代:韩维《和微之饮杨路分家听琵琶 其一原文》https://m.wenxiannet.com/shiwen/196287.html

和微之饮杨路分家听琵琶 其一原文

宋代韩维

酒熟梅香腊后天,春莺巧啭忽当筵。共嗤白傅辛勤甚,万唤千呼始上船。

谢公故事常携妓,白傅高年自唱歌。
更假红妆知有意,欲添尊酒十分多。——宋代:韩维《再和尧夫欲借琵琶妓原文》https://m.wenxiannet.com/shiwen/196241.html

再和尧夫欲借琵琶妓原文

宋代韩维

谢公故事常携妓,白傅高年自唱歌。
更假红妆知有意,欲添尊酒十分多。
褊地难层土,因厓遂削成。浅深岚嶂色,尽向此中呈。——唐代:韦处厚《盛山十二诗·琵琶台原文》https://m.wenxiannet.com/shiwen/194705.html

盛山十二诗·琵琶台原文

唐代韦处厚

褊地难层土,因厓遂削成。浅深岚嶂色,尽向此中呈。
老来弦索久相违,心事虽存指力微。
莫更重弹《白翎雀》,如今座上北人稀。——明代:张羽《听老者理琵琶原文》https://m.wenxiannet.com/shiwen/194312.html

听老者理琵琶原文

明代张羽

老来弦索久相违,心事虽存指力微。
莫更重弹《白翎雀》,如今座上北人稀。

绝代西家,风流容、二老柳堤花榭。管领公事湖山,芳晨并良夜。

开柘鼓、云裳雪面,似樊素、小蛮初嫁。鹊尾团香,螭头会食,高韵天假。

际升平、金紫神仙,两朝人凑合清狂社。冷眼江峰又饱,觑银戈红帕。

飞絮恨、青骢莫系,罗扇泪、哀松同泻。试呼公一片吟魂,夕阳之下。

——明代:龚鼎孳《琵琶仙 吊白舍人苏学士用秋岳琵琶亭志怀韵原文》https://m.wenxiannet.com/shiwen/192509.html

琵琶仙 吊白舍人苏学士用秋岳琵琶亭志怀韵原文

明代龚鼎孳

绝代西家,风流容、二老柳堤花榭。管领公事湖山,芳晨并良夜。

开柘鼓、云裳雪面,似樊素、小蛮初嫁。鹊尾团香,螭头会食,高韵天假。

际升平、金紫神仙,两朝人凑合清狂社。冷眼江峰又饱,觑银戈红帕。

飞絮恨、青骢莫系,罗扇泪、哀松同泻。试呼公一片吟魂,夕阳之下。

险道人幽邃,深溪转岑寂。
苍烟郁孤岩,秀石围断壁。
古藓甃碧润,寒泉洒清滴。
谁能厌尘襟,兹可供洗涤。——宋代:文同《琵琶泉原文》https://m.wenxiannet.com/shiwen/190716.html

琵琶泉原文

宋代文同

险道人幽邃,深溪转岑寂。
苍烟郁孤岩,秀石围断壁。
古藓甃碧润,寒泉洒清滴。
谁能厌尘襟,兹可供洗涤。
李卿李卿乐中仙,玉京侍宴三十年。
自言弦声绝人世,乐谱亲向钧天传。
今年东游到吴下,三尺檀龙为予把。
胸中自有天际意,眼中独恨知音寡。
一声如裂帛,再拨清冰拆。
蛮娃作歌语突兀,李卿之音更明白。
玉连琐,《郁轮流袍》,吕家池榭弹清宵。
花前快倒长生瓢,坐看青天移斗杓。
铁笛道人酒未醺,烦君展铁拔,再轧鹍鸡筋。
我闻仁庙十年春,驾前乐师张老淳。
赐筝岳柱金龙龈,仪凤少卿三品恩。
张后复有李,国工须致身。
酒酣奉砚呼南春,为卿作歌惊鬼神。——元代:杨维桢《李卿琵琶引原文》https://m.wenxiannet.com/shiwen/178483.html

李卿琵琶引原文

元代杨维桢

李卿李卿乐中仙,玉京侍宴三十年。
自言弦声绝人世,乐谱亲向钧天传。
今年东游到吴下,三尺檀龙为予把。
胸中自有天际意,眼中独恨知音寡。
一声如裂帛,再拨清冰拆。
蛮娃作歌语突兀,李卿之音更明白。
玉连琐,《郁轮流袍》,吕家池榭弹清宵。
花前快倒长生瓢,坐看青天移斗杓。
铁笛道人酒未醺,烦君展铁拔,再轧鹍鸡筋。
我闻仁庙十年春,驾前乐师张老淳。
赐筝岳柱金龙龈,仪凤少卿三品恩。
张后复有李,国工须致身。
酒酣奉砚呼南春,为卿作歌惊鬼神。
蜀丝鸳鸯织锦衾,逻檀凤凰斫金槽。
弦抽瓮茧五色毫,双成十指声嘈嘈。
冢头青草天山雪,眼中红冰嵬下血。
哀弦凄断感情烈,池上蕤宾跃方铁。——元代:杨维桢《琵琶怨原文》https://m.wenxiannet.com/shiwen/178479.html

琵琶怨原文

元代杨维桢

蜀丝鸳鸯织锦衾,逻檀凤凰斫金槽。
弦抽瓮茧五色毫,双成十指声嘈嘈。
冢头青草天山雪,眼中红冰嵬下血。
哀弦凄断感情烈,池上蕤宾跃方铁。
© 2018 诗词大全 | 古诗词 | 小学古诗大全 | 宋词精选 | 古诗三百首 | 古诗词鉴赏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