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诗词网
推荐 诗文 名句 诗人 典籍 成语
溪水无情似有情,入山三日得同行。
岭头便是分头处,惜别潺湲一夜声。——唐代:温庭筠《过分水岭原文、翻译及赏析》https://m.wenxiannet.com/shiwen/22801.html

过分水岭原文、翻译及赏析

唐代 温庭筠

原文

溪水无情似有情,入山三日得同行。
岭头便是分头处,惜别潺湲一夜声。

鉴赏

  化无情之物为有情,往往是使平凡事物富于诗意美的一种艺术手段。温庭筠这首短诗,很能说明这一点。

  诗中所写的分水岭,是秦蜀或秦梁间往来必经之地,在唐代是著名的交通要道,故一般径称分水岭而不必冠以所在地。题称“过分水岭”,实际上写的是在过分水岭的行程中与溪水的一段因缘,以及由此引起的诗意感受。

  首句就从溪水写起。溪水是没有感情自然物,但眼前这条溪水,却又似乎有情。在这里,“无情”是用来引出“有情”、突出“有情”的。“有情”二字,是一篇眼目,下面三句都是围绕着它来具体描写的。“似”字用得恰到好处,它暗透出这只是诗人时或浮现的一种主观感觉。换成“却”字,便觉过于强调、坐实,可是能够肯定并强调溪水的有情,赋予溪水一种动人的人情美;改成“亦”字,又不免掩盖主次,使“无情”与“有情”平分秋色。只有这个“似”字,语意灵动轻妙,且与全诗平淡中见深情的风格相统一。这一句在点出“有情”的同时,也就设置了悬念,具有引导读者去注意下面的解答的效果。

  次句叙事,暗点感到溪水“似有情”的原因。嶓冢山是汉水与嘉陵江的分水岭,因为山深,所以“入山三日”方能到达岭头。山路蜿蜒曲折,缘溪而行,故而行旅者感到这溪水一直在自己侧畔同行。其实,入山是向上行,而水流总是向下,溪流的方向和行人的方向并不相同,但溪水虽不断向相反方向流逝,而其潺湲声却一路伴随。因为深山空寂无人,旅途孤孑无伴,这一路和旅人相伴的溪水便变得特别亲切,仿佛是有意不离左右,以它的清澈面影、流动身姿和清脆声韵来慰藉旅人的寂寞。“得同行”的“得”字,充分显示了诗人在寂寞旅途中邂逅良伴的欣喜;而感于溪水的“有情”,也可以从“得”字中见出。

  “岭头便是分头处,惜别潺湲一夜声。”在“入山三日”,相伴相依的旅程中,“溪水有情”之感不免与日俱增,因此当登上岭头,就要和溪水分头而行的时候,心中便不由自主地涌起依依惜别之情。但却不从自己方面来写,而是从溪水方面来写,以它的“惜别”进一步写它的“有情”。岭头处是旅途中的一个站头,诗人这一晚就在岭头住宿。在寂静的深山之夜,耳畔只听到岭头流水,仍是潺湲作响,彻夜不停,仿佛是在和自己这个同行三日的友伴殷勤话别。这“潺湲一夜声”五字,暗补“三日同行”时日夕所闻。溪声仍是此声,而当将别之际,却极其自然地感觉这溪水的“潺湲一夜声”如同是它的深情的惜别之声。在这里,诗人巧妙地利用了分水岭的自然特点,由“岭头”引出旅人与溪水的“分头”,又由“分头”引出“惜别”,因惜别而如此体会溪声。联想的丰富曲折和表达的自然平易,达到了和谐的统一。写到这里,溪水的“有情”已经臻于极致,诗人对溪水的深情也自在不言中了。

  分水岭下的流水,潺湲流淌,千古如斯。由于温庭筠对羁旅行役生活深有体验,对朋友间的情谊分外珍重,他才能发现溪水这样的伴侣,并赋予它一种动人的人情美。与其说是客观事物的诗意美触发了诗人的感情,不如说是诗人把自己美好的感情移注到了客观事物身上。

参考资料:

1、萧涤非 等.唐诗鉴赏辞典.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83:1117-1118

译文及注释

译文
溪水无情却似对我脉脉有情,进山三天得以有它伴我同行。
登山岭头就是我俩分手之处,潺湲流淌与我惜别一夜有声。注释
分水岭:一般指两个流域分界的山。这里是指今陕西省略阳县东南的嶓冢山,它是汉水和嘉陵江的分水岭。
岭头:山头。分头:分别;分手。《文苑英华》作“分流”。
潺湲(chán yuán):河水缓缓流动的样子。这里是指溪水流动的声音

温庭筠(约812—866)唐代诗人、词人。本名岐,字飞卿,太原祁(今山西祁县东南)人。富有天才,文思敏捷,每入试,押官韵,八叉手而成八韵,所以也有“温八叉”之称。然恃才不羁,又好讥刺权贵,多犯忌讳,取憎于时,故屡举进士不第,长被贬抑,终生不得志。官终国子助教。精通音律。工诗,与李商隐齐名,时称“温李”。其诗辞藻华丽,秾艳精致,内容多写闺情。其词艺术成就在晚唐诸词人之上,为“花间派”首要词人,对词的发展影响较大。在词史上,与韦庄齐名,并称“温韦”。存词七十余首。后人辑有《温飞卿集》及《金奁集》。https://m.wenxiannet.com/shiren/9192.html

温庭筠

温庭筠(约812—866)唐代诗人、词人。本名岐,字飞卿,太原祁(今山西祁县东南)人。富有天才,文思敏捷,每入试,押官韵,八叉手而成八韵,所以也有“温八叉”之称。然恃才不羁,又好讥刺权贵,多犯忌讳,取憎于时,故屡举进士不第,长被贬抑,终生不得志。官终国子助教。精通音律。工诗,与李商隐齐名,时称“温李”。其诗辞藻华丽,秾艳精致,内容多写闺情。其词艺术成就在晚唐诸词人之上,为“花间派”首要词人,对词的发展影响较大。在词史上,与韦庄齐名,并称“温韦”。存词七十余首。后人辑有《温飞卿集》及《金奁集》。► 温庭筠诗词全集

猜您喜欢

不奈飞埃点素衣,惊霜须鬓落全稀。隔帘初听黄鹂语,举盏那催画鹢归。

就使渊明频日醉,能争伯玉几年非。持竿欲老长城去,分我临流半坐矶。

——宋代:仲并《郑倅德兴平江官满有诗见寄次韵以叙老怀惜别之意原文》https://m.wenxiannet.com/shiwen/173822.html

郑倅德兴平江官满有诗见寄次韵以叙老怀惜别之意原文

宋代仲并

不奈飞埃点素衣,惊霜须鬓落全稀。隔帘初听黄鹂语,举盏那催画鹢归。

就使渊明频日醉,能争伯玉几年非。持竿欲老长城去,分我临流半坐矶。

三间小阁贾耘老,一首佳沈会宗。
无限当时好风月,如今总属绩溪翁。——宋代:胡仔《咏苕溪水阁原文》https://m.wenxiannet.com/shiwen/166999.html

咏苕溪水阁原文

宋代胡仔

三间小阁贾耘老,一首佳沈会宗。
无限当时好风月,如今总属绩溪翁。
五马江天郡,诸生泪共垂。宴馀明主德,恩在侍臣知。
怅望缄双鲤,龙钟假一枝。玉峰遥寄梦,云海暗伤离。
幢盖全家去,琴书首路随。沧州值康乐,明月向元规。
鹓凤终凌汉,蛟龙会出池。蕙香因曙发,松色肯寒移。
举世瞻风藻,当朝揖羽仪。加餐门下意,溪水绿逶迤。——唐代:杨巨源《怀德抒情寄上信州座主原文》https://m.wenxiannet.com/shiwen/161021.html

怀德抒情寄上信州座主原文

唐代杨巨源

五马江天郡,诸生泪共垂。宴馀明主德,恩在侍臣知。
怅望缄双鲤,龙钟假一枝。玉峰遥寄梦,云海暗伤离。
幢盖全家去,琴书首路随。沧州值康乐,明月向元规。
鹓凤终凌汉,蛟龙会出池。蕙香因曙发,松色肯寒移。
举世瞻风藻,当朝揖羽仪。加餐门下意,溪水绿逶迤。

香雾云鬟,清辉玉臂,双照泪痕犹在。忍令分携,怯空房难耐。

无人处,生怕落花风起,轻把檀痕吹坏。惜惜情怀,料身中不快。

问何曾、走马章台内。又非因带甲榆关外。何苦东去西飞,判相思分界。

看弹琴、谁写芙蓉黛。伴薰香、莫绾鸳鸯带。只好教、笼里鹦哥,咒那人无赖。

——明代:尤侗《拜星月慢 惜别原文》https://m.wenxiannet.com/shiwen/160558.html

拜星月慢 惜别原文

明代尤侗

香雾云鬟,清辉玉臂,双照泪痕犹在。忍令分携,怯空房难耐。

无人处,生怕落花风起,轻把檀痕吹坏。惜惜情怀,料身中不快。

问何曾、走马章台内。又非因带甲榆关外。何苦东去西飞,判相思分界。

看弹琴、谁写芙蓉黛。伴薰香、莫绾鸳鸯带。只好教、笼里鹦哥,咒那人无赖。

共爱碧溪临水住,相思来往践莓苔。而今却欲嫌溪水,雨涨春流隔往来。

——唐代:刘商《合溪水涨寄敬山人原文》https://m.wenxiannet.com/shiwen/159727.html

合溪水涨寄敬山人原文

唐代刘商

共爱碧溪临水住,相思来往践莓苔。而今却欲嫌溪水,雨涨春流隔往来。

门掩东风人去后,愁损燕莺心。一朵梅花淡有春。粉黛不忺匀。我亦青楼成卷客,风月强追寻。莫把恩情做弄成。容易学行云。——宋代:谢懋《武陵春(惜别)原文》https://m.wenxiannet.com/shiwen/158723.html

武陵春(惜别)原文

宋代谢懋

门掩东风人去后,愁损燕莺心。一朵梅花淡有春。粉黛不忺匀。我亦青楼成卷客,风月强追寻。莫把恩情做弄成。容易学行云。

溪石何落落,溪水何泠泠。坐石弄溪水,欣然濯我缨。

溪水清见底,照我白发生。年华若流水,一去无回停。

悠悠百年内,吾道终何成。

——明代:王守仁《溪水原文》https://m.wenxiannet.com/shiwen/154559.html

溪水原文

明代王守仁

溪石何落落,溪水何泠泠。坐石弄溪水,欣然濯我缨。

溪水清见底,照我白发生。年华若流水,一去无回停。

悠悠百年内,吾道终何成。

积雨开新霁,汀洲生绿蘋。临流望远岫,归思忽如云。

——元代:倪瓒《二月廿二日潘子素王叔明来慰藉临别为写水傍树林图并题原文》https://m.wenxiannet.com/shiwen/152404.html

二月廿二日潘子素王叔明来慰藉临别为写水傍树林图并题原文

元代倪瓒

积雨开新霁,汀洲生绿蘋。临流望远岫,归思忽如云。

高岭峻棱棱,细泉流亹亹。势分合不得,东西随所委。
悠悠草蔓底,溅溅石罅里。分流来几年,昼夜两如此。
朝宗远不及,去海三千里。浸润小无功,山苗长旱死。
萦纡用无所,奔迫流不已。唯作呜咽声,夜入行人耳。
有源殊不竭,无坎终难止。同出而异流,君看何所似。
有似骨肉亲,派别从兹始。又似势利交,波澜相背起。
所以赠君诗,将君何所比。不比山上泉,比君井中水。——唐代:白居易《和答诗十首·和分水岭原文》https://m.wenxiannet.com/shiwen/149426.html

和答诗十首·和分水岭原文

唐代白居易

高岭峻棱棱,细泉流亹亹。势分合不得,东西随所委。
悠悠草蔓底,溅溅石罅里。分流来几年,昼夜两如此。
朝宗远不及,去海三千里。浸润小无功,山苗长旱死。
萦纡用无所,奔迫流不已。唯作呜咽声,夜入行人耳。
有源殊不竭,无坎终难止。同出而异流,君看何所似。
有似骨肉亲,派别从兹始。又似势利交,波澜相背起。
所以赠君诗,将君何所比。不比山上泉,比君井中水。
笙歌旖旎曲终头,转作离声满坐愁。筝怨朱弦从此断,
烛啼红泪为谁流。夜长似岁欢宜尽,醉未如泥饮莫休。
何况鸡鸣即须别,门前风雨冷修修。主——唐代:白居易《夜宴惜别原文》https://m.wenxiannet.com/shiwen/148405.html

夜宴惜别原文

唐代白居易

笙歌旖旎曲终头,转作离声满坐愁。筝怨朱弦从此断,
烛啼红泪为谁流。夜长似岁欢宜尽,醉未如泥饮莫休。
何况鸡鸣即须别,门前风雨冷修修。主
© 2018 诗词大全 | 古诗词 | 小学古诗大全 | 宋词精选 | 古诗三百首 | 古诗词鉴赏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