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爱诗词网
推荐 诗文 名句 诗人 典籍 成语
洞庭春晚,旧传恐是,人间尤物。收拾瑶池倾国艳,来向朱栏一壁。透户龙香,隔帘莺语,料得肌如雪。月妖真态,是谁教避人杰。
酒罢归对寒窗,相留昨夜,应是梅花发。赋了高唐犹想像,不管孤灯明灭。半面难期,多情易感,愁点星星发。绕梁声在,为伊忘味三月。
——宋代:辛弃疾《念奴娇·洞庭春晚原文、翻译及赏析》https://m.wenxiannet.com/shiwen/23633.html

念奴娇·洞庭春晚原文、翻译及赏析

宋代 辛弃疾

原文

洞庭春晚,旧传恐是,人间尤物。收拾瑶池倾国艳,来向朱栏一壁。透户龙香,隔帘莺语,料得肌如雪。月妖真态,是谁教避人杰。
酒罢归对寒窗,相留昨夜,应是梅花发。赋了高唐犹想像,不管孤灯明灭。半面难期,多情易感,愁点星星发。绕梁声在,为伊忘味三月。

译文及注释

译文
洞庭春喝得比较晚,洞庭湖春天也来得晚,旧时相传大概就这样,但确实人间物之绝美者。收拾瑶池的时候,把她从瑶池移到朱栏这边来的,是倾国仙姝。可以透出室外散发阵阵的香味,使黄莺隔帘而语,姑射仙子,玉肌冰骨,洁白如雪,令人神移。月夜下的姿态,怎能不使狄仁杰避让?
酒宴归来,对着寒窗,仿佛记起昨夜乘醉赏花梅花应该正在开放。犹如楚襄王梦见巫山神女而使宋玉赋高唐一样,久久不能忘怀,不管灯的明亮或者熄灭,如此美好晤面恐难以后再难遇见了,然而多情之人易于伤感,以致为愁而鬓发斑白。犹如听了韩娥的歌声,舜的音乐,萦绕脑际,经久不忘,甚至达到食而不知其味的痴迷境地。

注释
念奴娇:词牌名,又名《酹江月》《大江东去》,双调一百字,前后阕各四仄韵,一韵到底,不甚拘平仄。
洞庭春:又为酒名。这里也指洞庭的春天。
尤物:旧称绝色女子。亦指物之绝美者。
瑶池:神话中称西王母所住的地方
龙香:指龙涎香。
人杰:当指狄仁杰。
高唐:宋玉有《高唐赋》。
难期:难以实现。
星星发:斑白之发。
绕梁声:即馀音绕梁。
忘味三月:《论语·迷而》: “子在齐闻《韶》,三月不知肉味。”极言《韶》乐之美。

参考资料:

1、叶嘉莹,母庚才, 顾之京,朱德才,薛祥生,邓红梅.辛弃疾词新释辑评 (上册):中国书店,2006年01月第1版:第689页

2、(宋)辛弃疾.稼秆词注:岳麓书社,2005年01月第1版:第251页

赏析

  这首词是咏梅的,主要是用拟人手法描述所咏之物,也是在抒发对佳人的思慕之情。

  词开头三句写其美,写其给人的总体印象。刘后村咏梅诗说:“世间尤物难调护,寒怕开迟暖怕飞”(《全芳备祖前集》卷一)作者说他所咏之物“旧传恐是,人间尤物”,使用“尤物”二字,一方面说明它是“物之绝美者”,另一面也暗示出所咏之物为梅。“收拾”二句写其来历。辛弃疾在《瑞鹤仙·赋梅》词中称梅有“瑶池旧约”,而在《念奴娇·题梅》词中又说:“不如归去,阆苑有个人惜”,均说梅同瑶池有密切关系。此处与之同意,言其所咏之物是从瑶池移到朱栏这边来的,是倾国仙姝,进一步暗示他吟咏的是梅。

  “透户”三句写其特点。一是如姑射仙子,玉肌冰骨;二是特香,可以透出室外,使黄莺隔帘而语,令人神移。结尾二句言其为花妖。一方面照应“瑶池倾国艳”五字,另一方面写其有迷人的魅力,进一步揭示其无与伦比的美色。

  “酒罢”三句追忆昨夜所见。如果说“月妖”二句是写花避人,而过片三句则写人怜花,词的意脉似断而实续。言昨夜晚间,痛饮洞庭春,意欲一睹“月妖真态”,但他避而不见,及归对寒窗,仿佛记起昨夜乘醉赏花。“应是梅花发”,点明所咏之物为梅,使人豁然开朗,醒明了题旨。

  “赋了”二句写昨夜赏梅给他留下了深刻而美好的印象,犹如楚襄王梦见巫山神女而使宋玉赋高唐一样,久久不能忘怀,而“不管孤灯明灭。”可见其感情何等专注,而他对梅花之美又是多么神往。

  “半面”三句宕开一笔,言如此美好晤面恐难再逢,然而多情之人易于伤感,以致为愁而鬓发斑白。结尾二句写其印象之深刻,犹如听了韩娥的歌声,舜的音乐,萦绕脑际,经久不忘,甚至达到食而不知其味的痴迷境地。

  这首词看似以人拟花,其实也很可能又以物拟人,借梅花写其意中人,故词中所咏之物与人若即若离而又不即不离,达到了物人合一的境界,艺术上达到了极高境地。

参考资料:

1、叶嘉莹,母庚才, 顾之京,朱德才,薛祥生,邓红梅.辛弃疾词新释辑评 (上册):中国书店,2006年01月第1版:第689页

创作背景

  这首词约作于宋光宗绍熙元年(1190年)或二年。作者罢官,一直在带湖家中闲居,春天一个晚上独自饮酒微醉,闻见花香,思念故人,因此写下这首词。

辛弃疾(1140-1207),南宋词人。原字坦夫,改字幼安,别号稼轩,汉族,历城(今山东济南)人。出生时,中原已为金兵所占。21岁参加抗金义军,不久归南宋。历任湖北、江西、湖南、福建、浙东安抚使等职。一生力主抗金。曾上《美芹十论》与《九议》,条陈战守之策。其词抒写力图恢复国家统一的爱国热情,倾诉壮志难酬的悲愤,对当时执政者的屈辱求和颇多谴责;也有不少吟咏祖国河山的作品。题材广阔又善化用前人典故入词,风格沉雄豪迈又不乏细腻柔媚之处。由于辛弃疾的抗金主张与当政的主和派政见不合,后被弹劾落职,退隐江西带湖。https://m.wenxiannet.com/shiren/9032.html

辛弃疾

辛弃疾(1140-1207),南宋词人。原字坦夫,改字幼安,别号稼轩,汉族,历城(今山东济南)人。出生时,中原已为金兵所占。21岁参加抗金义军,不久归南宋。历任湖北、江西、湖南、福建、浙东安抚使等职。一生力主抗金。曾上《美芹十论》与《九议》,条陈战守之策。其词抒写力图恢复国家统一的爱国热情,倾诉壮志难酬的悲愤,对当时执政者的屈辱求和颇多谴责;也有不少吟咏祖国河山的作品。题材广阔又善化用前人典故入词,风格沉雄豪迈又不乏细腻柔媚之处。由于辛弃疾的抗金主张与当政的主和派政见不合,后被弹劾落职,退隐江西带湖。► 辛弃疾诗词全集

猜您喜欢

错赋巫山十二峰,西南与北偶名同。便饶真是阳台路,行雨才收梦亦空。

——宋代:汪梦斗《高唐州戏作原文》https://m.wenxiannet.com/shiwen/195466.html

高唐州戏作原文

宋代汪梦斗

错赋巫山十二峰,西南与北偶名同。便饶真是阳台路,行雨才收梦亦空。

浮光昂岳望,固始秀民乡。第宅参文武,姻㜕半帝王。

珠楼帘结绮,花苑水流香。礼节传家范,簪缨奕世芳。

飞鞭驰道坦,聚盖艳阳光。箫鼓迎欢会,桐麻遣唁丧。

勋臣扶景运,风树配天长。

——唐代:陈元光《故国山川写景原文》https://m.wenxiannet.com/shiwen/185219.html

故国山川写景原文

唐代陈元光

浮光昂岳望,固始秀民乡。第宅参文武,姻㜕半帝王。

珠楼帘结绮,花苑水流香。礼节传家范,簪缨奕世芳。

飞鞭驰道坦,聚盖艳阳光。箫鼓迎欢会,桐麻遣唁丧。

勋臣扶景运,风树配天长。

道人厌尘纷,万乘挽不住。愧我未得归,见之愈增慕。

奎画俨若新,真容宛如故。旧隐虽寂寥,山灵尚可护。

——宋代:吴芾《白石道者栖于洪岩以石为粮先朝敬爱之赐予之物甚盛一日主僧持来郡》https://m.wenxiannet.com/shiwen/176350.html

白石道者栖于洪岩以石为粮先朝敬爱之赐予之物甚盛一日主僧持来郡

宋代吴芾

道人厌尘纷,万乘挽不住。愧我未得归,见之愈增慕。

奎画俨若新,真容宛如故。旧隐虽寂寥,山灵尚可护。

落花迷晓径,零露点秋畦。
节物惊衰鬓,登临忆故栖。
苍苔痕过履,修竹湿新题。
昨夜寒窗梦,相随叠嶂西。——宋代:林季仲《昨夜梦陪后乘次前韵原文》https://m.wenxiannet.com/shiwen/168189.html

昨夜梦陪后乘次前韵原文

宋代林季仲

落花迷晓径,零露点秋畦。
节物惊衰鬓,登临忆故栖。
苍苔痕过履,修竹湿新题。
昨夜寒窗梦,相随叠嶂西。
五马江天郡,诸生泪共垂。宴馀明主德,恩在侍臣知。
怅望缄双鲤,龙钟假一枝。玉峰遥寄梦,云海暗伤离。
幢盖全家去,琴书首路随。沧州值康乐,明月向元规。
鹓凤终凌汉,蛟龙会出池。蕙香因曙发,松色肯寒移。
举世瞻风藻,当朝揖羽仪。加餐门下意,溪水绿逶迤。——唐代:杨巨源《怀德抒情寄上信州座主原文》https://m.wenxiannet.com/shiwen/161021.html

怀德抒情寄上信州座主原文

唐代杨巨源

五马江天郡,诸生泪共垂。宴馀明主德,恩在侍臣知。
怅望缄双鲤,龙钟假一枝。玉峰遥寄梦,云海暗伤离。
幢盖全家去,琴书首路随。沧州值康乐,明月向元规。
鹓凤终凌汉,蛟龙会出池。蕙香因曙发,松色肯寒移。
举世瞻风藻,当朝揖羽仪。加餐门下意,溪水绿逶迤。
云涛白凤贺瑶池。仗葳蕤。路芳菲。十月温汤,赐浴卸罗衣。半点檀心天一笑,琼奴弱,玉环肥。风流谁合婿金闺。露将晞。雪争晖。贝阙珠宫,环佩月中归。误杀洛滨狂子建,情脉脉,恨依依。——宋代:刘将孙《江城子·云涛白凤贺瑶池原文》https://m.wenxiannet.com/shiwen/160009.html

江城子·云涛白凤贺瑶池原文

宋代刘将孙

云涛白凤贺瑶池。仗葳蕤。路芳菲。十月温汤,赐浴卸罗衣。半点檀心天一笑,琼奴弱,玉环肥。风流谁合婿金闺。露将晞。雪争晖。贝阙珠宫,环佩月中归。误杀洛滨狂子建,情脉脉,恨依依。
暧暧风日暖,林薄皆蕃鲜。
好鸟仍啸歌,晚花亦嫣然。
问之此可时,春莫将禁烟。
家家馔觞豆,拜扫墟墓间。
飞鸣乌攫肉,丛木挂纸钱。
而我独不乐,慨然坐长叹。
开编不能读,当馈不能餐。
豺獭尚有祭,谁忍忘其先。
念为贫所驱,随牒二十年。
少壮不可留,览镜将华颠。
空惭北山移,未表南阳阡。
阖门有百指,负郭无一廛。
坐此客异乡,归思空缠绵。
忆昔初筮仕,吾母犹朱颜。
三釜不及养,遽悲蓼莪篇。
侵寻岁月久,百感难具言。
伤心思宰木,清泪如流泉。
狐死必首丘,古人亦重迁。
况我虽宦游,十世家星川。
亲朋日在眼,可以相周旋。
土风有不同,客意终未安。
花落草凄凄,青山啼杜鹃。——宋代:王炎《寓居分宁去故乡千里不归者二年思念松楸成长原文》https://m.wenxiannet.com/shiwen/158144.html

寓居分宁去故乡千里不归者二年思念松楸成长原文

宋代王炎

暧暧风日暖,林薄皆蕃鲜。
好鸟仍啸歌,晚花亦嫣然。
问之此可时,春莫将禁烟。
家家馔觞豆,拜扫墟墓间。
飞鸣乌攫肉,丛木挂纸钱。
而我独不乐,慨然坐长叹。
开编不能读,当馈不能餐。
豺獭尚有祭,谁忍忘其先。
念为贫所驱,随牒二十年。
少壮不可留,览镜将华颠。
空惭北山移,未表南阳阡。
阖门有百指,负郭无一廛。
坐此客异乡,归思空缠绵。
忆昔初筮仕,吾母犹朱颜。
三釜不及养,遽悲蓼莪篇。
侵寻岁月久,百感难具言。
伤心思宰木,清泪如流泉。
狐死必首丘,古人亦重迁。
况我虽宦游,十世家星川。
亲朋日在眼,可以相周旋。
土风有不同,客意终未安。
花落草凄凄,青山啼杜鹃。

巫峡妖姬,章台才子,赋成合断人肠。绣阁停针,含情想像高唐。

渚宫旧迹今何在,不分明、水殿云房。亸蝉鬟,忆著行云,恰费商量。

蘅皋暮雨凄凉。只楚天一碧,与梦俱长。雾縠霓旌,几时重得侍君王。

小唾红绒思好事,却剪刀、声出回廊。更添些,红杜青蘋,做出潇湘。

——清代:陈维崧《高阳台 题余氏女子绣高唐神女图为阮亭赋原文》https://m.wenxiannet.com/shiwen/155663.html

高阳台 题余氏女子绣高唐神女图为阮亭赋原文

清代陈维崧

巫峡妖姬,章台才子,赋成合断人肠。绣阁停针,含情想像高唐。

渚宫旧迹今何在,不分明、水殿云房。亸蝉鬟,忆著行云,恰费商量。

蘅皋暮雨凄凉。只楚天一碧,与梦俱长。雾縠霓旌,几时重得侍君王。

小唾红绒思好事,却剪刀、声出回廊。更添些,红杜青蘋,做出潇湘。

暂到高唐晓又还,丁香结梦水潺潺。
不知云雨归何处,历历空留十二山。

——唐代:张泌《经旧游·暂到高唐晓原文》https://m.wenxiannet.com/shiwen/152227.html

经旧游·暂到高唐晓原文

唐代张泌

暂到高唐晓又还,丁香结梦水潺潺。
不知云雨归何处,历历空留十二山。

昨夜一场风雨。催促牡丹归去。孙武宫中,石崇楼下,多情怎生为主。真疑洛浦。云水算、杳无重数。独倚阑干凝伫。香片乱沾尘土。争似当初,不曾相见,免恁恼人肠肚。绿丛无语。空留得、宝刀翦处。——宋代:杜安世《剔银灯·昨夜一场风雨原文》https://m.wenxiannet.com/shiwen/143292.html

剔银灯·昨夜一场风雨原文

宋代杜安世

昨夜一场风雨。催促牡丹归去。孙武宫中,石崇楼下,多情怎生为主。真疑洛浦。云水算、杳无重数。独倚阑干凝伫。香片乱沾尘土。争似当初,不曾相见,免恁恼人肠肚。绿丛无语。空留得、宝刀翦处。
© 2018 诗词大全 | 古诗词 | 小学古诗大全 | 宋词精选 | 古诗三百首 | 古诗词鉴赏 | 网站地图